新久久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重生1997

随礼(挑拨离间谁不会呢...)(2/2)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三姑就笑,还夸他不害羞不怵人,“这小子聪明,以后肯定和林斐似的学习好。”

二姑心里也觉得,嘴上却不好意思说的,只笑道:“有他姐姐一半认真我就不担心了。”

大闺女不算聪明的,但是乖巧,学习也还上心,成绩中游。

林妍一想还真是,这小子连她姐姐三分之一的认真也没有,所以后来是这些兄弟姊妹里学历最低的。

做好饭要喝酒的时候,林母让林妍去喊三叔和三婶来喝酒。

林妍:“我姑姑们路过他门口,他都看见的,自己不主动过来,还得去叫?”

她今儿拿定主意要挑拨林母和三婶的关系了。

林母脸一沉,“你这个人总是这么独,那都是自家人,家里来客人不得叫他们来陪客?”

林妍:“他们每次来咱家吃饭,都是甩着几个手指头空手来,什么都不带。”

三婶两口子来吃饭不但不随礼,连做饭都不帮忙,吃完还打包带回去,脸可大了。而林母明明不高兴,却为了面子还主动让三婶打包带回去吃,背后又生闷气。

林母现阶段和三婶关系好呢,“让你去叫就去,那么多话呢。咱也不稀罕他那点东西,这自家叔伯,总不能不叫。”

林妍也不生气,故意刺激林母,“那叫不叫大爷啊?”

林母:“他离咱们还隔着一层,不叫他。”

大爷和林父是一个爷爷,但不是一个奶奶。两家也算本家,不过比起三叔这个同父同母的,自然还是差一些。

林妍就去叫三叔和三婶。

林妍对其他亲戚都是同情居多,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,但是对三叔三婶是真的不喜欢,甚至可以说非常反感。

她对林妍很坏,小时候林妍刚回来,就是她见天跟林妍说那种“你爹娘不要你,又要把你送给谁家谁家”之类的话。她甚至在林妍小学毕业的时候挑唆林母“一个老二姑娘,上什么学啊,你看村里多少女孩子都打工去了,让她也去打工赚钱得了”。

得亏林母在这上面还拎得清,没有听她的。

前世林妍上高中,三婶就在家里造谣林妍和钟瑞好了,是不是怀孕了,是不是要结婚了,给林母气得一度要和她绝交。

钟瑞直接上门把三婶家门口的大水缸给砸破,威胁要是敢再胡说八道就把她另一条打断,她才终于闭嘴了。

三婶和强子在家里吃苹果,看到林妍进来,他们下意识地就藏起来,然后若无其事地打招呼。

以前林妍遇到好几次这种事儿,林母让给他们送吃的,结果他们自己在吃东西,看到她来就立刻藏起来。

那时候林妍都装看不见,这会儿她笑起来,“三嬢嬢,你们吃什么呢?”

三婶脸色不好看,却还是笑道:“人家给俩烂苹果,烂了不好吃,我就不让你了。”

林妍笑道:“我大姑大舅他们来了,我姐姐考上大学,他们来随礼呢。”

以前都是直接叫他们去吃饭,他们一家子就心安理得地去吃,从来不随礼。

林妍现在不想惯着他们,等她读大学不在家里,眼不见为净,林母和三婶好不好的随她去,这会儿自己在家里,三婶就别想再去蹭饭吃。

三婶脸色阴沉了,笑容就挂不住,“那么还随礼?你爹摆酒是想捞钱,还挺会打算盘。”

林妍笑道:“谁为了捞钱啊,那不是知道姐姐要走了,他们都亲我姐姐就来吃顿饭嘛。我三达达以前可亲我姐姐了,你们也去吃饭吧。”

吃饭就得随礼,三婶才不去!

要是林妍不说随礼的事儿,她就厚着脸皮去了,可林妍说了随礼的事儿,她就觉得这是林母让说的,想要钱。

吃顿饭,给三十五十的钱,亏死了,不去!

林妍:“强子去吧,一暑假没见到你了,小时候还在我家长大的呢。”

强子自小在林妍家养着,跟着哥哥姐姐一起玩儿,一起吃睡,结果大一点三婶就给他弄回家不许和大房的人亲近了。

平时她都把强子锁家里,说是在家里学习,不让出去玩,其实他都是和三婶巴结的那家人的孩子在打扑克罢了。

三婶:“强子要学习呢,以后可是要读北大清华的。”

三婶一直吹儿子学习好,都是第一名,以后绝对是北大清华的好苗子,言下之意,林妍姐弟三个算啥啊,跟她儿子不好比。

林妍笑起来,“那可好,考上北大清华,以后说媳妇也容易。”

其实呢,强子连个高中都没考上。

三婶颇为骄傲,就跟儿子已经考上了似的,“那可不?以后肯定得娶个当官儿的闺女,家里有权有身份的。”

强子就笑,明明小小年纪,笑起来却很猥琐。主要是长得不好看,眯缝眼,蒜头鼻、香肠嘴,长得又丑又带奸猾样,和他舅舅一个德性。他舅舅当年因为强J被人打过的,要不是花钱买通了女方,就要去坐牢甚至枪毙的。

不过看着很精明奸猾的样子,林妍却想不通他是怎么年轻轻就被一个将近50岁的妇女骗去做传销的。那大妈让他回家要钱,说跟他一起做生意,然后俩人结婚,结果他回家不敢开口要钱,最后又跑回去,就被人关着再也不许出来了。

看林妍笑得别有用心的样子,三婶更加笃定林母让她去吃饭是为了凑份子,怕是学费不够,想让大家出钱呢。

哼,想得美,没门儿!

她就随口扯谎说林妍二大娘要请自己帮忙缝被子,就不去吃饭了,让林妍和林母说一声。

林妍:“三嬢嬢,你不随礼也行的,咱自己家人,大不了等以后强子考上北大清华我们也不随礼呗。”

那怎么行!

三婶已经一万次想过,等儿子考上她就大摆宴席收份子钱了!

林妍笑着从三婶家走了,在门口碰到三叔,便大声道:“三达达,我爹让你去喝酒呢。我姐姐要去读大学了,爹过年才回来,我大姑大舅他们都来了。”

三叔笑道:“去。”

他刚要去,后面传来三婶尖锐的声音,“你回来,我有事儿嘱咐你!”

三叔是粑耳朵,最怕老婆,立刻先回家然后就再也没出来。

林妍哼着小曲回家了。

林母看她回来,问道:“你叫的人呢?”

林妍一脸无辜,“我三婶说二大爷家叫她去帮忙,她走不开,不来了。”

林母皱眉,“你没说你大姑他们都来了?”

林妍:“我会不说?我在门口碰到我三达达,特意叫他。我嬢嬢把他叫回去,我听见她说咱摆酒是为了让他们随礼的,不让他来,我就走了。”

林母一听也来气了,这么多年都是他们帮老三家,老三家可没帮他们什么。

现在自己大闺女考上大学,村里外姓见了都道喜,而老三家别说关心学费够不够,连句吉利话都没说呢。

她自然想不到林妍会编谎话,毕竟在她眼里林妍就是个性子别扭的小孩子,根本不懂这些人情世故,压根就没想林妍会挑拨他们。

她没好气道:“不来更好,每次都白吃白喝,打量谁愿意请她呢。”

三婶一家没来,林奶和大姑二姑他们更高兴。

林奶:“她不来,咱吃顿爽利饭。”

三婶这人典型的两面三刀,见面笑嘻嘻,背后捅刀子,喜欢刺探别人家隐私,然后造谣挑事非,林奶和姑姑们都不喜欢她。

林母和林奶奶就被她挑拨了好几次,三个姑姑或多或少也都被她造过谣,弄明白以后都气得不行,可三婶却笑嘻嘻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。

可她瘸着一条腿,三叔还跟面人儿一样听她的话,林奶也没辙。

三婶算是骗婚来的,当初相亲结婚,她腿有病却瞒着,等嫁过来没一个月就得花钱动手术,手术以后腿也瘸着。

那个年代也不流行离婚,结婚了多孬的都得捏鼻子认,三叔为此对父母颇有埋怨。

而三婶又有心机,又豁得出脸皮作妖,等生了儿子以后就把男人拿捏得死死的,如今三叔就是她手里的面条,随便搓扁揉圆。

可大家还是得看三叔的面子,毕竟是亲兄弟呢。

二姑道:“大嫂子根本不让她随礼,她还怕随礼不来。回头还得跟人说咱们合伙欺负她,不叫她来呢。”

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林母又有点担心。

林奶:“怕什么,她去巴结别人不来陪自家亲戚,她还有理了?你们碰到亲戚都说道说道,别就她长了张嘴。”

林妍用笸箩端了几个西红柿和苹果,领着小表弟去二姨奶家,二姨奶家在林妍家前排西边一户。

二姨奶是林奶的二姐,嫁在一个村里,老头子已经去世多年,她没有亲儿女,曾经有个养女也已经出嫁,现在是村里的五保户。

她性格古怪脾气反复无常,跟三婶差不多一个脾气,喜欢挑拨是非,跟养女闹得不愉快,如今养女不管她。

林奶这会儿也和她闹僵有阵子不说话了。

二姨奶因为是五保户,有事也需要人撑腰,老了也得有人照顾一下,所以她一直和林母交好。

三婶喜欢巴结二姨奶,跟她说林奶的坏话,还喜欢挑唆她和林母的关系。

二姨奶和林母的关系,也被三婶挑唆的时好时坏,几度破裂。

林妍膈应三婶,就想以牙还牙,挑唆了她和林母再挑唆一下她和二姨奶。

二姨奶和三婶,那可是棋逢敌手!

她带着荆伟去看二姨奶,给她点水果,顺便就说一下家里请客,亲戚们都来了,她去请三婶结果三婶不肯来之类的话。

林妍:“我三嬢嬢说我二大爷请她帮忙缝被子,说她缝被子最好,别人都赶不上。她就不来我家吃饭,其实我娘可不要她随礼呢。”

二姨奶一听立刻火了,二大爷是她老头子的亲侄子,就跟儿子一样。

二大娘是个笨婆娘,做衣服缝被子都不会,每次都是二姨奶去帮忙的,二姨奶就有一种自己很重要的感觉。

现在三婶居然抢她的功劳和好名声,她立刻就怒了。

林妍随口说两句,就说家里有事,又端着空笸箩带着荆伟回家了。

她刚进大门口,过了一会儿三婶就去了二姨奶家挑拨。

一进门,三婶就跟二姨奶抱怨,“二姨,现在老林家咱俩是外人了。你妹妹,我大嫂子还有那些大姑姐小姑子们都合伙排挤我,请客吃饭都不叫我。你说叫我一声,我还能不去随个礼?我是那么抠门的?”

过了一会儿,林妍家众人就听见二姨奶扯着嗓门骂三婶的声音,“你这个狗东西,见天的过来哄我,你当你是个什么好鸟?你特娘的给我滚,滚远点,别来我家膈应人!”

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看--c0摸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