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久久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重生1997

耳环(你自欺欺人...)(1/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矛盾激化的时候, 有人给转移一下注意力就不会打起来。

林妍一说聚会的话题,林父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过去。他喜欢抽烟喝酒,也喜欢聚会白活, 一群人围着让他侃大山炫耀自己走南闯北的经历, 那是他的高光时刻。

林父又埋怨林母没有提前跟亲戚们说好,也不知道明天人家来不来。要是明天来一波后天来一波的, 那可够忙活的呢。

林母没好气道:“那你就去挨个通知一下。”

这时候家里也没电话, 要跟亲戚说个事儿都得上门去,可亲戚住在不同的村,隔着十里八里的也有, 谁有那么多闲工夫挨个上门通知?

她之前赶集的时候碰到亲戚就说了, 前些天姑家回来看林奶她也说过, 那天去找林妍回了一趟娘家,也跟大舅妈说过。

林父:“我看还是得给你们立个规矩, 过年初九来咱家,暑假开学之前8月25号来咱家, 不耽误孩子们开学。”

孩子们开学算阳历时间, 他也难得地说了阳历日期。

林母:“行行行,中中中, 你说了算, 你快去通知吧, 我要摆饭了。”

吃饭的时候,林父自然要喝酒的。

林母拉着脸,“少喝点吧,晌午不是和他三达达还有姓赵的喝过了?”从回来就顿顿喝, 这还没醒酒呢。

林父喜欢喝酒,这点让林母深恶痛绝。

因为林父这人不喝酒看着很安静内向, 不是很爱说话,一旦喝了酒那整个人能上天。用林母的话就是,不喝酒就是个沙僧,喝了酒就是个孙猴子,能大闹天宫,只有人家的火气没有人家的本事。

喝了酒没有他不能吹的牛,没有他不敢骂的人,没有他不敢打的架。

为了管他喝酒,林母没少和他打架吵架,争夺管制权,结果就是越管越喝。

因为林母的管制,他开始藏酒,据说家里的草垛、被子里、衣柜里、鞋柜里、哪怕厕所里都藏着酒瓶子,走到哪里就?一口,一天到晚都是醉醺醺的!

他整天跟人抱怨,跟林母吵架,“我自己赚钱,我还喝不起一顿酒,要你管着我?”

这会儿林父还没那么不要脸,知道掩饰一下,自己倒一杯,给林母倒一杯。

林母拉着脸:“我不喝。”

林父就颠颠地笑着,觍着脸道:“你喝口,你喝口,你不喝我就替你喝了。”

林母气道:“我不喝。”

林父立刻就端过去吸溜一口,大半杯进去了。

三宝看得目瞪口呆,夹着的菜都掉了,震惊道:“三姑父你酒量真好。”

林母骂道:“见了马尿就没够儿。”

喝酒的时候林父是不会发怒的,尤其现在儿女给他长脸,儿子还没丢人,他没有那根刺扎在心里,不会像后来那样喝酒就耍酒疯借机闹事。

现在他还带着独有的幽默感,会为了喝酒跟林母做小伏低,哄林母开心,也愿意让林母管着他喝酒,一顿给一茶碗之类的。

他摇头晃脑笑道:“小酒小酒,越喝越有。当初我一喝酒,老赵就来蹭酒,哈哈,别人家他也蹭不着,人家没那么多酒喝。”

就今天晌午,赵父还来蹭酒喝了呢。正说着,赵玉莲他爹就从外面来了,嘴里喊着,“叔,喝酒呢。”

他辈分小,叫林父为叔。

林母脸色不善,却也勉强笑着招待。

林父则高兴得很,招手:“老赵,快来,坐,吃了没有?”

赵玉莲爹就笑:“吃了呢。”

林父:“坐下,喝两盅。”

赵玉莲爹就果真坐下,和林父推杯换盏起来。

从林妍小学时候他就总来蹭酒,这一蹭就是许多年,直到后来林斐出事,林父不如意整天发酒疯,赵玉莲的娘就不让他来了。

有人陪喝酒,还负责听他吹牛显摆,负责捧哏,林父就很有成就感,可以喝一宿,一点都不反感别人来蹭酒。

林媛吃过饭就主动邀请林妍和三宝,“去奶奶家吧。”

家里两个男人抽烟,乌烟瘴气的呛死人了。

这时候没二手烟有害的说法,但是熏着眼睛疼不舒服。

四个人就一起去了林奶家。

林妍挺喜欢爷爷的。

林爷爷年轻时候是个脾气暴躁的人,也是喝酒抽烟,后来胃不好就把酒戒了,再后来气管不好总咳嗽,就把烟也戒了。

林爷爷虽然从前脾气不好,可他特别疼媳妇,对孙辈的孩子也很好。

林奶奶从年轻时候就生病,不能干重活,一到冬天就坐在炕上不下地,做饭什么的都是爷爷伺候,他半句怨言也没有。

林奶奶是个内向很宅的老太太,不爱出门,但是人很聪明,长得又秀美,哪怕年纪大了也是个娇小玲珑的秀气小老太太。

见孩子们过来,林爷爷和奶奶很高兴,问他们吃过没,又拿水果和点心出来分。

因为林媛要去南方读大学,得过年才回来,林爷爷和奶奶都舍不得。

尤其是林奶,搂着大孙女一顿摩挲连说舍不得她去外地,又拿出一百块钱给她,“去了那边买点好吃的,别亏着自己。”

林媛很自然地收下了,偎在奶奶怀里撒娇。

小时候林妍非常羡慕奶奶对林媛独一无二的好,在奶奶这里姐姐是凌驾于其他孩子之上的,甚至超过林斐。

她内心也希望能够在姥娘心里占有这样一个位置,小时候不懂事看到姥娘对姐姐比奶奶对自己好,心里还吃醋呢。

长大后她就明白过来,姥娘是个宽厚善良的人,不像奶奶那么有心思,对她和姐姐要分个亲疏远近。姥娘对孙辈外孙辈都很好,对她更好一些是因为从小养大的,情分不一样,再就是怜惜她没有爹娘疼爱。

林奶又把自己那些耳环耳坠戒指的拿了给林媛挑,让她去南边戴。

其实用现在的眼光看,她这些银首饰款式太老气横秋了,都是福禄风,宽大笨重不秀气。

可她觉得是好东西,就想都给林媛。

林媛就在那里挑,她好打扮,也会打扮,挑来挑去挑中了一对心型的耳坠,其实是寿桃,还有一对石榴坠子,一对小葫芦耳坠,戒指款式不好她不要。

林爷爷瞧着,就道:“你让妍妍也挑一对。”

林媛一怔,就扭头看林妍,要以前她自然舍不得也不会让的,可林妍刚给她五百块,能买一堆这种小东西了。

林奶立刻道:“她不用。她小孩子,媛媛高中时候也捞不着戴。”

林媛:“对,高中老师不许戴首饰,连头发都不让扎,到时候都得剪齐耳短发呢。”

现在林妍扎了个马尾,在肩膀下面,到时候都得剪掉。

林妍笑了笑,她前世今生都不喜欢打扮,尤其不爱戴首饰,主要是干活不方便。

林媛工作以后很喜欢买各种小饰物,给林妍买好看的戒指和耳环,可林妍都不戴。

林妍工作以后,总去沪市、广州等地出差,也会去国外,看到好看又不奢侈的首饰也给林媛买,林媛每每都很开心,戴着跟同事显摆妹妹买的。

后来她们姊妹感情真的很好。

看林妍真的不要,林媛就心安理得地收起来了,戴上一对让大家看,臭美得很。

她对林妍道:“等我自己赚钱,我从外面给你买呀。”

林妍:“好呀。”

林奶笑道:“姊妹妹就要互相帮助,以后出去有个帮衬没人欺负。你看你俩,跟一对双儿似的,多好。”

三宝也夸林媛,“姐姐戴着好看。”

心里又说,妍妍戴着肯定也好看,有机会我给妍妍买。

九点半左右,林妍提议回家睡觉了。

谁知道赵玉莲的爹竟然还在这里和林父喝小酒!

两人一起碰杯,滋溜一口,然后林父开始高谈阔论,赵玉莲爹则点头如啄米,一个劲地附和,“叔你说得对,对。”

看到孩子们回来,林母大声道:“哎呀,困了吧,得睡觉了。”

这是提醒赵父该滚蛋了!

人家却仿佛没听出弦外之音,还在那里奉承林父,“叔,你是真厉害,真爷们儿,咱们村南北屯这四百来户,我就佩服你。”他竖起大拇指,“你是这个!”

林父就获得了今夜酒局的最大爽感,把最后一口酒喝完,“行,让他们睡觉吧。”

他起来,赵父也赶紧告辞。

林父就去送送他。

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,让叔儿留步。

他对林父非常尊重,一是当初计划生育他们家被拉走了驴、箱子柜子,还要被占房子,是林父帮他说话把房子和驴要回来,只有那套家什儿至今在大队部用着呢。二是他结扎过三次还生了俩儿子,已经沦为村里的笑柄,他们都瞧不起他,只有林父不介意,还是和他来往,也不拒绝他的蹭酒。

林父一直跟林母吹嘘自己有面子有威望,林母却讥讽他冤大头,人家就是来蹭酒的,还真当人家尊着他呢?

林父看到孩子们回来,又想逮着他们继续长篇大论地说教。

林妍立刻去洗漱,林媛也跟上,林斐直接说睡觉了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